遇上齐豫,何处是我家

作者:关于娱乐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年轻歌手与殿堂级歌手的跨时代合作,在这个时代并不算特别了不得的事情。但很多时候,这样的合作,也仅仅只是基于商业的需要或者概念的新颖,并不是每一次合作,都能真正带来音乐的火花,甚至于有的合作,还会成为合作双方各自音乐生涯的败笔。

撰文 / 王击凡

这次“好妹妹”与齐豫的牵手,在第一时间多少也会给人一种疑虑。毕竟,“好妹妹”相对于齐豫姐姐,资历实在是太年轻了。而齐豫又是华语乐坛的一个传奇,她的歌声和音乐气质,一直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味,一般的歌手与之合作,很难想象能够撑得住这样的场面。

好妹妹翻唱了《船歌》,竟然还是跟齐豫一起唱的——这个属于华语音乐圈的重磅爆炸性消息,在我所处的好几个不同族群的微信群里,也引爆了不太一样的讨论方向。

但《船歌》却给人一种意料之外的大惊喜。是的,惊喜之前还要加一个大字!

在70后为主的“遗老遗少”乐迷群,大家感慨的点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齐豫姐姐,终于又出山唱歌了!今年除了跟三毛、潘越云的《回声》巡回演唱会,还能听到神隐多时的齐豫重新演绎自己的经典旧作,大家都说是“有生之年活久见”。

《船歌》是罗大佑在1989年,为电影《衣锦还乡》所做的OST中的一首歌曲。这部电影如今早已经不被人提及,而它现在的每一次被提及,也都是因为这部电影的原声音乐,尤其是齐豫在其中演唱的《船歌》。

而在90后、00后比较多的粉丝群,《船歌》几乎就是一首全新的歌,齐豫对他们而言其实也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名字。《船歌》的曲调,他们大概依稀有听过几句,因为好妹妹这次选了这首歌,年轻人反而更有兴趣去了解《船歌》跟齐豫的资料。

《船歌》也是罗大佑在《海上花》之后,又一首民族融合曲风的经典之作。歌曲在旋律的创作上,借鉴了一些广西民歌的特点,非常的婉转动听,而且有着特别东方的那种摇曳感,让听者能够随着歌曲的韵律一起轻轻摇摆,犹如泛舟湖上、微波荡漾。

孩子们透过互联网的资料才发现,齐豫在父母(甚至爷爷奶奶)那一辈,原来是一等一的天后级人马。于是,有一些好妹妹的歌迷,当天就把《船歌》的2018版分享给了喜欢齐豫的爸爸妈妈。是的,就跟你现在喜欢好妹妹一样,你家爹娘当年也是沉迷过齐豫姐姐的!

腾讯视频

作为一个半老不小的80后听众,我小时候经历过齐豫走红的盛世年代,也正经历着好妹妹目前正当红的当下,于是更能理解好妹妹之所以排除万难,也要找来齐豫姐姐合作《船歌》的重要意义。

齐豫的演唱除了清澈与清新之外,还有着东方女子特有的温润,尤其是清亮又透明的声线,更有着与山水浑然一体的自然气质,听来特别超凡脱俗。

在“三年为一辈”、更新迭代节奏越来越快的华语乐坛,市场渐趋分众化,代际隔阂越发严重,每首歌也越来越难突破原有的年龄层,被传递到更广阔的地方去。

在《船歌》的原作中,考虑到作品的背景和主题,也在编曲中,设计了一段精彩的船夫号子的和声。这段和声,既是一种衬托,也像是山水间的空灵对话,是齐豫原作中并不太注意的点睛之笔。

一首《船歌》,让“好妹妹”跟“齐豫”这两个中间貌似隔了十数代人的名字,终于有了一次穿越代际的神奇交集。而作为在其中穿针引线的好妹妹,就像是这把连接不同世代共鸣、打开情感记忆闸门的关键钥匙。

这段点睛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如果你将这段设计抽离,那么独唱版的《船歌》,就会缺少一点人间烟火气了。

罗大佑写给齐豫的《船歌》,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华人文青的集体记忆。当这一艘船驶往21世纪,许多并未听过原版的年轻人,大概也能从好妹妹与齐豫合唱的这个版本中,重新理解齐豫姐姐对乡愁的经典表达。

这一次“好妹妹”与齐豫合作的新版《船歌》,其实不能叫单纯的翻唱,他们更像是在传承经典的基础上,进行了跨时代的精修与翻新。既完全不破坏罗大佑和齐豫原作的那种味道,又在这种老底子的味道之中,融入了新时代的光泽。

“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当《船歌》从遥远的1980年代唱到2018年,当年轻人决定离开家、寻找出路与答案,这种跨越世代的沟通对话,可能也将是我们对父母一辈人理解的真正开始。

图片 4


其实,“好妹妹”这一次与齐豫的合作,从一开始就是对的。也正是一开始就是对的,才有了这首歌曲默契的过程和成功的结果。

1. 《八两金》的含蓄乡愁

《船歌》其实是罗大佑为张婉婷、罗启锐电影《八两金》量身打造的插曲,并找来跟这首歌气质最贴合的齐豫演绎,成就了香港影史上又一首经典配乐。

“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迎着风儿随浪逐彩霞”这几句歌词,都能跟片中剧情一一对应上,罗大佑实在写得太有画面感。

每次听到齐豫唱这首歌,看过《八两金》的观众都一定能想起,一身红色嫁衣、头戴花朵的张艾嘉站在船头,沉默看着对岸爱郎的寂寥身影。

图片 5

张艾嘉《八两金》剧照

图片 6

张艾嘉《八两金》剧照

《八两金》的故事,正好对应了上世纪80、90年代的“移民潮”。

饰演台山人“猴子”的洪金宝,偷渡到美国打工十多年,落下一身债务,决定搬回家乡。与此同时,他心爱的远房表妹“乌嘴婆”张艾嘉,却正准备嫁往纽约唐人街,一圆她的美国淘金梦。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有人离开,有人回来,家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但当你离开后再回来,家可能已经不再是原本的面貌。

《八两金》里“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洪金宝,发现故乡早已面目全非,也不再是记忆中熟悉的样子。

思乡情切,变成近乡情怯。正如《船歌》里那一个闻者心酸的问号:“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

图片 7

罗大佑写的《船歌》

在罗大佑数十年的创作生涯中,他对于“家”这个母题,始终抱持着莫大的热情。写给齐豫的《船歌》,也寄托了罗大佑这代人无处安放的复杂乡愁。

《八两金》上映的时候,还有另外一个叫《衣锦还乡》的片名。说来有点讽刺,为了像别人一样衣锦还乡,洪金宝的角色在美国东拼西凑了朋友的金表、金器,一共借了八两金子戴在身上,才有了回家的底气。

“没有八两金,哪敢回唐山?”这么一句话放在今天,依旧没有过时。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漂泊在外的游子,大都习惯了跟家里报喜不报忧。每一次光鲜亮丽地回家,可能背后都有一公升苦水要吐。

《八两金》里最令人难忘的一个细节,就是洪金宝把身上最珍而重之的八两金子,偷偷打成了一块金锁,作为送给张艾嘉嫁往美国的新婚礼物。

当张艾嘉神情复杂地戴上金锁,洪金宝沿路追着婚船狂奔,齐豫的《船歌》便在此时响起,教人瞬间落泪。

“船儿摇过春水不说话,随着歌儿划向梦里的他……”《八两金》那个年代的爱情,没有拥抱,没有亲吻,也没有牵手。无须言语,一切都尽在不言中,是最含蓄的中国式表达。

看似欢快的《船歌》,其实也承托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因为你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送船的那个人了。一次分别,就是生离死别,各安天命。

听懂了《船歌》,看懂了《八两金》,你大概就能更理解我们的父辈,到底是怎样披荆斩棘一路走到现在的。

《八两金》电影片段


从“金韵奖”进入歌坛,齐豫的作品横跨民歌时代和台湾流行音乐最辉煌的时代,所以她的声音也不像后来的歌手那么职业,而是有着民歌手特有的质朴、芬芳与自然,也是天籁之音最重要的构成。

2. 为游子而唱的齐豫

看到好妹妹在齐豫历年那么多好歌里,独独选了这首《船歌》,我心里大抵是有几分欣慰的。秦昊和张小厚果然是齐豫姐姐的真爱粉啊,只有真爱粉眼光才能这么精准,才这么会选。

齐豫的音乐风格,相对偏向西洋化的诗意表达,中国风在她的作品列表里相对是寥寥可数,而《船歌》恰好正是最难得、最大气的一首。

《八两金》的故事发生地在广东潮汕水乡,罗大佑使用了相当丰富的国乐元素。因为搭配电影主题的关系,齐豫也唱出了与别不同的中国味道。

图片 8

《船歌》大陆引进版

齐豫的声音就像一个无限自由的容器,非常适合创作者寄托各自对乡愁的想象。

除了罗大佑的《船歌》,齐豫还唱过余光中的诗。那些诸如长江、黄河之类的家国意象,都被齐豫吟唱得情真意切。

说到乡愁,齐豫的《橄榄树》,也许是让不同世代的游子都心有所感的一首歌。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第一次唱《橄榄树》的时候,齐豫还只是一个19岁的女大学生,却能唱出三毛字句间那一份独自流浪的清冷孤独。

也许,齐豫姐姐跟好妹妹一样,都有着剔透老成的老灵魂吧!

齐豫说,“乡愁”对她而言,就是一个人的“根本”:“任何人假如没有自己的传统与根基,那么你从外界所得到的一切,也许都是虚的,像浮萍一样。”

对在世间各自沉浮的游子们来说,乡愁就像一棵牢牢扎根在地上的橄榄树,让你得以安定心神。无论你走到多远,抽空回过头望一望,只要那棵树还在那里,你的根也就还在那里。

图片 9

齐豫在歌词上给好妹妹签名

齐豫的明星级粉丝,除了好妹妹,还有吴青峰。

有一次齐豫姐姐在演唱会上的感言,也深深地影响了吴青峰后面的音乐选择:“以前我总是在寻找自己的橄榄树,但现在我决定不再找了,我要成为自己的橄榄树。”

在反复聆听2018年新版的《船歌》时,我突然就听懂了齐豫当年说的这句话:要成为自己的橄榄树!

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的《船歌》是缠绵悱恻的别离伤感,那么齐豫跟好妹妹合唱的这一版,就是看破得失后的豁达自在。当船桨划破时空,“船儿摇过春水不停留”,那就不要再停留在过往裹足不前,而是应当放下执着,放眼未来。

当你强大到在漫天风沙中成为自己的橄榄树,当你强大到在汪洋大海中成为一艘能抵抗任何风浪的船,你便能完全掌控属于自己的命运——这是齐豫用三十年历史的《船歌》,尝试教会我们的人生道理。


而“好妹妹”无论怎么耍萌卖酷,他们音乐的真正基因,就是《同桌的你》,就是《冬季校园》,就是《青春》,同样是这些歌曲更早的“前辈”,比如《让我们看云去》,比如《赤足走在田梗上》,比如《乡间小路》,比如《橄榄树》……也就是齐豫最初的那个时代。

3. 好妹妹给你的鼓励

齐豫给《八两金》唱《船歌》的那一年,秦昊3岁,张小厚2岁。

在秦昊、张小厚的成长岁月里,齐豫和她背后所代表的台湾民歌,就像领路船一样,带领他俩走进了一道新的大门。很多跟好妹妹同龄的80后歌迷,也是在齐豫姐姐的音乐中,长成当下的这个独立、有主见的自己的。

时隔将近三十年后,好妹妹终于找到偶像齐豫一同合唱《船歌》,并以此作为第二张翻唱专辑“好妹妹的私房歌·贰”的首波单曲,听上去真是一个美梦成真般的励志故事呢!

《船歌》幕后花絮

张小厚说,能刚好在“面对内心困境”、“迷失自我方向”的困惑期跟齐豫合作,是一种福分,也让他更有动力往前走:“跟齐豫姐录音时,有很多个时刻我都非常恍惚。当身边坐着你从小喜欢的歌手,她在跟你闲聊,教你说台语、聊八卦……这一切都给我很不真实的感觉。”

除了打头阵的《船歌》,好妹妹的这张翻唱专辑,还将联合包括齐豫在内的10位华语乐坛鼎盛时期的女歌手,跟她们一同演唱当年最具代表性的10首好歌,力图再现时代经典。

光是跟每位天后联络、选曲、录音、制作的幕后过程,就已经可以拍成一部圆梦式的纪录片了!

不过,那个华语乐坛的黄金年代早已烟消云散,这些歌也大多已被当代的年轻人淡忘,而跟原唱者一同合唱,势必会在制作跟改编上增添不少限制……好妹妹做这个庞大的企划,显然是会有一点吃力不讨好。

但是,做事不能光看流量数据与利润,还得凭良心,作为坐拥无数年轻人粉丝的偶像,不能因为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无利可图,就放弃去做。

这样的好妹妹,在我心中,已经是带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深刻自我认知的一线艺人了。

秦昊感叹,制作这张专辑的过程,就像奇迹一样:“无论别人喜欢与否,这张专辑至少是单纯、勇敢的,是充满热忱、想要创造美好的!”

当好妹妹的经纪人奚韬提出这个发想,他们就知道,这注定是一场不容易打的硬仗,但却是一个非常值得为之努力的梦幻企划。

不是简单的旧歌翻唱,而是像在遍地珍宝的华语乐坛“寻宝”一样,把十位天后重新请到公众面前,让她们跟好妹妹一起,把当年感动过你的歌再唱一次,让经典重焕生机,让感动再度发生。

《船歌》官方MV

好的音乐,是没有赏味期限的,同时也是永不过期的。

像《船歌》一样,即使跨越了好多个世代,仍然在影响越来越多的新听众。

如果你认真听《船歌》,制作人荒井十一郎还特意保留了原曲中“一应一答”的船夫号子唱段,并精心设计了和声部分的安排。当声线高亮清丽透彻的齐豫,在《船歌》里遇上沉稳真挚发声的好妹妹,仿佛就“呈现了两个不同世代彼此交会的瞬间”。

如果说,“齐豫姐姐”这个不老长青品牌的存在,能让我们感受到更多的可能性;那么,好妹妹在浮躁的当下,仍然坚持对经典的传承、对音乐品质的不懈追求,则更能鼓励年轻人,勇敢创作更多的美好。

这是齐豫姐姐留给好妹妹的勉励:“你们觉得自己的声音很普通,没有关系。最能够感动人的是,你们的声音里面很平实,它的那种诚恳,很真实。声音不需要特别、特殊,只要有这样子的诚恳,它就会长久。”

就这样,不特别也没有关系。能学会诚恳面对自己,就能找到回家的方向。何处是我家?心安即是家。

无论是当年的齐豫姐姐,还是现在的好妹妹,即使时代不一样,她和他们都在善用自己的影响力,与现实拉锯抗衡,让更多的游子能在有诚意的音乐中取暖,获得片刻安慰。

从1980年代去美国淘金的新移民,到2018年飘在北上广深的异乡人,听歌的人永远年轻,也永远在路上。

我们都坐在同一条往前漂泊的船上,有时候漫天黑暗,有时候看不到岸。但好歌是可以拯救一条生命的,我至今仍是这样恳切地期盼并相信着。


图片 10

图片 11

微博:@王击凡

公众号:豁达音乐时代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豁达叉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了这种音乐上的渊源,或者说某种内在投契的基因,也才让“好妹妹”与齐豫在《船歌》里的联姻,毫无违和感。资历上,他们不属于同一时代,但音乐上却又能彼此沟通,和互动对话。

对话感,也是这首《船歌》特别让人记忆犹新的地方。因为这一次是把“好妹妹”当成了“船夫号子”,所以这首歌曲男女声的互动,也变得更为平衡。

“好妹妹”本身的演绎也是可圈可点,秦昊的低沉质感,以及张小厚的磁性张力,在这样的音乐语境中,似乎也被无穷放大了。而且作为一支组合,秦昊与张小厚除了与齐豫互动之外,他们之间也有大量错位的独唱与和声,因此也形成了整首作品互动套着互动的立体感。

除了男女声的互动与对话,“好妹妹”与齐豫的合作,还让人听到了一种跨世代的交流。两组不同时代的音乐人,因为同一首作品而走到一起,却没有因为年代的不同有任何的隔阂,他们彼此在音乐中的默契,不像一般合作的那种火花,倒更像是具有传承意味的浑然一体,美的就像是一幅画。

图片 12

这也是这首歌曲给人出人意料的原因之一,在其他不同歌手的合作,更多给人一种可能性的惊喜时,“好妹妹”与齐豫在《船歌》里的合作,则是在一种已经成事实的可能性上,放大这种可能性的魅力。

荒井十一的编曲,同样也是在保持原味的基础上,又调制了许多崭新的细节与元素。大量民乐音色的融合,不仅丰富了音乐的立体场景,也使这首新时代编曲的作品,比起将近三十年前的原作,有了更多洋溢生趣的灵动感。从画面的角度来讲,就是这首歌曲里的许多音色,就像是鸟语花香、呼之欲出,用音色营造出一种自然的意境。

除了用笛声贯穿始终之外,荒井十一还通过他最擅长的打击乐变化,不断推进音乐的情绪,让音乐波纹因为多彩的节奏与律动,从而变幻出各种的情绪反应。让这首没有强烈律动的歌曲,也会因为这样的递进与层次,显得特别震撼人心。

《船歌》也是近几年跨时代合作中,最精彩的一首逆向型作品。在荒井十一的制作,以及“好妹妹”与齐豫的合作间,这首歌曲并没有为了求新了驶向未来,却是以一种看似复古的方式,重新激活原曲的神韵,继续放大原作的精髓。这样一来,这首歌曲会让老歌迷重新拾回青春的记忆,也能让年轻歌迷,可以借此探寻华语经典音乐时代的芳华。

一老一新,在同一首歌曲、同一种语境里对话与交流,彼此欣赏且沉醉,这样的画面,想想就是美的。

《船歌》也是“好妹妹的私房歌·贰”的首发作品。在未来的专辑中,“好妹妹”也将用近似的方式,与另9位华语乐坛的经典歌手,合作她们的经典作品,有了《船歌》这样的成功的铺垫,这张专辑也让人多了很多期待与好奇。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爱地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bwin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