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赎罪,八个丫头填不上的脑洞引发的百余年

作者:关于娱乐

   素粉闺房,雕花拱门,繁花似锦铺开了翠绿的草坪,两个小女人穿着淡雅的裙子躺在薷草之间,如诗如画。英式建筑的柔美怂恿人看下去。

       人们总说,因为年少,因为无知,孩子的错误是可以被原谅的。然而,许多终生无法弥补的悲剧,正是由于所谓的“道德”之善,而毁掉他人的一生。东邪西毒里有一段话,或许用在13岁的少女布莱欧妮身上最适合不过——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
       并不仅仅只是误会,而是自我的认知体系里早已被嫉妒冲刷得失去了属于少女的善良。一封送错的信,被打开来的信,被告知的信。被嫉妒和自我的想象夹杂着失去了眼瞳里最纯净的部分。“我觉得是他。对,我看到他了。”她说出的话,成为一辈子的罪。

    一封露骨的情书,一场激情的戏码,小女孩布莱欧妮视罗比为恶心之人,却又难以断绝对他的爱情。布莱欧妮爱姐姐,同时也爱姐姐的情人,在窗户上看到了池塘边的情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不甘与愤怒,在书房里那个隐讳的动作使得这种情感再难自制。当表姐遭到性侵犯的时候她做了伪证,即使她当时清楚地看到了一切,但她还是因为嫉妒而变得恶毒。将一切罪恶归之于罗比,众口之下罪名作实,她才知道后果有多么之严重,可是为时已晚。此后,爱慕之人锒铛入狱,相亲姐姐远走天涯,他们皆不会原谅她,她也难以救赎自己。

       我深信,布莱欧妮这一生尽管活着,但内心始终都没能得到过一刻的安宁。尤其当她发现自己的错误这一辈子都得不到纠正的时候,她必然在悔恨的煎熬里无法自拔。这是来自于良知给予她的惩罚。是的,惩罚。尽管这惩罚对于塞西莉亚和罗比而言,毫无意义。电影的最初,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和谐,美好。帅气的园丁,才华横溢的少女,还有美丽但似乎并不安分的姐姐。还有一对做客的双胞胎和表姐罗拉。戏剧排练被打乱,窗户边的那一幕,自此缓缓地,拉开了故事的序幕,改变了这和谐的一切。

   这以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个个镜头晃过,像退了色的画,无声继续。这中间参杂了布莱欧妮的寄予的自赎,可死去之人无法重生,她的罪也无法赎尽。小咖啡馆的玻璃内外,一个对视,已是经年。一杯咖啡两勺砂糖。塞西利亚将手轻轻按在罗比的手上,颤颤巍巍生怕不能相触。罗比搅拌咖啡的手渐渐放慢,然后抽出了被塞西利亚覆着的手掌。心凉了半截,之后罗比轻轻拍打塞西利亚手背温柔却难以亲近,四年的空白需要时间填补。爱情总是如此脆弱,一时之间纵使情还在,却也难以承载多年的黑白。我看到了罗比的退却,也看到了塞西利亚的勇敢。当一个女子倾其一生爱慕一个被众人判定为有罪的男人,且不惜与优越条件的家庭分裂之时,她的勇敢她的深情再难忘记。

       或许是对于爱的无知,在布莱欧妮看来,性简直就像是罪恶一样。而她深藏在心里的爱,让嫉妒蒙蔽了双眼,演变了成了恨。水池边属于青年的爱情萌动,在她的眼中成为了带着侵犯意味的强迫。她无法抑制地偷看了转交给姐姐的信件,她在带着性的字眼里极端的将这一切罪恶强加到了罗比身上。于是,一切都那么恰巧的发生了。没有人能够为罗比辩护,哪怕罗比带着双胞胎回来。“I know he 。 Yes,I saw he。” 一句话,定一生。

    一则花边新闻无意之中出现萤幕之上,巧克力供应商的老板和表姐成婚,那一瞬间,被意识尘封的记忆开始显现,记忆中施暴者的再难存于灰暗之间。强奸者和受害者达成妥协,剩下冤屈之人背负不白之冤,指正之人难以自赎其罪。当罗比和塞西利亚在战争最后一年里双双死去,布莱欧妮再也不能对他们亲口忏悔,终其一生难以摆脱的自责最终成书。真相大白于天下,可冤屈之人再难看见幸福,相守终究成了镜花水月。

       若这是一个和平的时代,或许一切还有忏悔的可能。然,战争时代的背景,让悲剧更加悲剧。爱,是流淌在彼此血液里的誓约,却在战争中辗转两地。诗人的吟游,在漫天遍地的尸体前,都显得那样苍白。流亡的士兵,伤口上的血迹那么像爱,让人心动,却又触目惊心。我们常常在离别时诉说最动人的梦想,期待重逢时的惊喜。可是,有时候,生命并不愿意给予我们下一次。

       五分钟的长镜头在缓慢的、静静的推动里,像是一幅撒满碎片的画。在纷乱的战火余熄里,在祷告的歌声里,在一张张疲惫的脸上,无需惊心动魄的战争场面也足以阐述这灾难,多么残忍。每一个士兵都希望能够回归到熟悉的故土,回到心爱的人们身边。可是,受伤的人、死去的人,他们的躯体永远永远地被留下了。"I will return, find you ,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他的梦只差那么一点点了,只要醒来,他就能够实现她的爱了。come back ,come back to me。

       点亮的小火柴,如同童话故事里小姑娘最后的希望让人泪流。在微弱的烛光里,梦境温暖了他。或许,这是上天给予他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仁慈。如同小说一样阐述的手法,让人在虐心与侥幸的惊喜里摇摆不定。教堂里牧师的话语就像是笑话一样讽刺,妹妹的错,这一生都无法被救赎了。她再一次的自我想象,曾让我心怀侥幸:即使,即使罗比的冤屈无法被清洗,但至少,他和他的爱人——信任他,爱他的塞西莉亚在一起了。他们总能够在一生的时间里,至少让家人理解事情的真相。他们可以到达那个心心念念的海边,住在那个白色的墙壁,蓝色的窗棱的小木屋里,他们可以拥有彼此的爱意和陪伴。他们还能够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老去的布莱欧妮说,这是她的想象。这一切,不可能发生。是的,赎罪又能如何。早已失去了现实的意义。死于6月1日的罗比,仿佛连死亡都在谴责着,少女的罪恶。如同她爱他所以跳下河里,罗比的愤怒那样: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我们两个人。 是的,她终究是害死了两个人。她最爱的两个人。她最爱的应该在一起的两个人。

       最后,在我们的期盼里,或许另一个世界的罗比和塞西莉亚,如愿以偿。
       但我们都知道,这一切,已经毫无意义。

本文由bwin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