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的前奏

作者:关于娱乐

朴树,我开始听你歌的时候,才15岁。
你还好么?现在我已经24岁了。

图片 1

那时候,我本来只会听任贤齐,听羽泉,还是很傻的年代呵……那时候,你有多大呢?你才刚刚出名,还没有多少人知道你的名字。一开始我是在报纸上看到你的,你令人惊讶的宁静的暴烈引来了一小群人的尖叫——我记得上面就是这么报道的。然而当时我还无处去听你的歌,只是记住了你的名字。我还没有听你的歌,就知道我会喜欢。

图片 2

听到的第一首是《白桦林》,俄罗斯风情的旋律和你站在白桦前孤单的背影。上大学之后我学吉他,弹的第一首歌就是《白桦林》。其实你就像是一株白桦,干净、笔直、寂寞地站在长满杂草的秋天。

2009年,曾轶可是当时快女中第一个出专辑的。当时的其它快女中有黄英、江映蓉,的确有的会唱会跳,但是没作品,也不能翻唱别人的歌来出专辑,所以作品最多的曾轶可,非常迅速地出了第一张专辑《Forever Road》,高晓松当制作人,曾轶可包揽所有词曲。

初二那年夏天,躁动的我奔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天气很热,在街边一个小店里,我花了十块钱买了人生中第一盘正版磁带,就是麦田的《我去2000年》。带有麦田图片的封面,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取出里面的白色小本子。上面有你的照片和歌词,你的背影,白色T恤,站在草丛中。还有你的九瓦台灯。
我在小本子的封面空白上写了几个字。

图片 3

不知道有多少时间,我坐在那城市一个低矮的楼顶,看着楼房和车流,一遍遍听这盘专辑。初二那年夏天就这么慢慢消磨过去。

这张专辑里面,知名度最高的是在快女舞台上唱过的《狮子座》,那年那月,这首歌扑面而来,虽然褒贬不一 ,曾轶可略带稚气的声音一直哼唱的这首歌曲却成为了一个永恒的符号, 也成了众多狮子座的标签和宣言!

new boy:那还是windows98的年代,听这首歌适合在阳光下奔跑。

2015年,也就是前年,曾轶可25岁,发行了第四张专辑《25岁的晴和雨》。

妈妈我:撕心裂肺的呐喊,让我撞得头破血流吧!我已把生命吐得一片狼藉!究竟是他们还是我们全疯了?献给这荒谬的世界。

这张专辑中,她开始尝试电子迷幻风,也开始自己创作单曲封面、专辑封面。

在希望的田野上:这是在冬天,一个人走在厚厚积雪的野外,你会看见苍白而温暖的阳光。

图片 4

我去2000年:低低的吟唱是在黎明酒醒的时分,这呼喊的奔跑究竟是快乐还是悲伤?再见,我要去2000年。

在27岁要来到的时候,她说“若流言蜚语曾伤害你我,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旅途:旋律和歌词都很美的一个童话、一个梦。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这时候,小男孩恐怕已经长大了吧……

图片 5

别,千万别:千万别做梦!你已24岁了!!24岁,你已24岁了……你,已24岁了。

关于朴树的歌,听到的第一首是白桦林。

活着:隔壁老张总是在教诲你,然而他现在却像条狗。

俄罗斯风情的旋律和朴树站在白桦林前孤单的背影,其实朴树就像是一株白桦,干净、笔直、寂寞地站在长满杂草的秋天。

召唤:面对星空,躺在寂静的夜晚,远方有灯火闪动,风吹动草丛,就在这样的夜晚睡去,你的灵魂,慢慢被星空召唤到远方。这首歌本身就具有一种宁静而强大的召唤力量。

在希望的田野上:这是在冬天,一个人走在厚厚积雪的野外,你会看见苍白而温暖的阳光。

从来都不喜欢范玮琪版的那些花儿,甚至不喜欢朴树后来的版本,只喜欢那个原初的,有女孩子笑声的,朴树绵长的呢喃,海潮声弥漫的那些花儿。据说这首歌是朴树哭着录完的。不管流传有多么广,这首歌依然是我的至爱。
初三中考前那个寒意料峭的春天,我每天晚上回到家,打开随身听,让这首歌慢慢充满整间屋子,然后开始学习。孤单而又辛苦的时光,一种气味伴着寒冷停留在记忆中。那时候我正经历着初恋,苦涩、甜蜜与歌声夹杂。
高中,我还是在听,高考前的日子,依然是朴树伴着我走。
大学,再听那些花儿的时候,才猛然发觉很多事情真的已经是那些花儿了,已经在往昔的河边开放或者凋谢。那些人,那些事,都在光速一般远离。
这时候听朴树的歌,尤其是《活着》、《别,千万别》,才更有感觉了。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看到路边豪华的洋房,我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这房子该有上千万了吧?第二个念头是,难道我真的像小王子里讲的那样,变成大人了?我看到房子的第一反应不是有多么漂亮而是值多少钱。
隔壁老张,你是不是要窃喜了?因为我也跟你一样了。

我去2000年:低低的吟唱是在黎明酒醒的时分,这呼喊的奔跑究竟是快乐还是悲伤?再见,我要去2000年。

大学毕业后的一天,我重新听那首《别,千万别》,忽然发现,我也已经24岁了。
别做梦,你已24岁了,生活已经严厉得像传达室李老伯。快别迷恋远方,看看你家的米缸,生活不再风花月,而是碗里酱醋盐。去面对那些生存的硝烟,你可知人情冷暖,你可知世事艰险?天真是一种罪,在你成人的世界,生活不再风花月,而是你辛辛苦苦从别人手里赚来的钱。
朴树,你是一个预言家。

旅途:旋律和歌词都很美的一个童话,一个梦。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这时候,小男孩恐怕已经长大了吧……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我才15岁。
这真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图片 6

朴树,我已24岁了。
朴树,你还好么?

高中,高考前的日子,我还是在听朴树,依然是朴树陪着我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倪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大学,再听那些花儿的时候,才猛然发觉很多事情真的已经是那些花儿了,已经在往昔的河边开放或者凋谢。

有一天,我重新听那首别,千万别,忽然发现,我也已经24岁了。

别做梦,你已24岁了,生活已经严厉得像传达室李老伯。快别迷恋远方,看看你家的米缸,生活不再风花月,而是碗里酱醋盐。去面对那些生存的硝烟,你可知人情冷暖,你可知世事艰险?天真是一种罪,在你成人的世界,生活不再风花月,而是你辛辛苦苦从别人手里赚来的钱。

图片 7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我才16岁。

这真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时间总是过得如此之快。在一个眨眼的瞬间、发呆的时候、甚至在睡觉的时候,时间都会悄悄的从你身边溜走。

人从一出生就好像在与时间赛跑。从我们呱呱落地嚎啕大哭时,时间已从我们的哭声中蹑手蹑脚的走过。

待我们长大些,时间便从我们的嘻戏声中穿过

那样无声无息,以至于我们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图片 8

等到老了,我们便不能在与时间赛跑,时间在老人脸上匆匆爬过,留下了时间的皱纹。老人踩着蹒跚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追赶时间,时间似乎永无止境。

时间的秒针总是从原点出发,然后又回到原点。一样的路程,一样的速度,一样的地点,不知厌倦的重复,日复一日,直到生命的尽头。

图片 9

本文由bwin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