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至绝望,她们是如何相爱

作者:影视影评

       “50年,只记得一张脸,只念着一个名字,只想着一个人……”70岁的Lili缓缓地吐出这句话,深深地刺中了我的心。这样的50年,心早就死了吧。守着一张椅子、一堆照片,活下去的原因只是没有理由去死。这样的爱,值不值得?
       所有的一切只是源于匆匆的一瞥,有时人生就是这么有趣,天天守在身边的人没有感觉,惊鸿一瞥间的一个人,却是你的宿命。炮火下苟且偷生的女人,安全感比面包和酒还要匮乏。也难怪Lili总在一个个情人和丈夫间游走,只为寻找一个可以让她感到温暖和放松的怀抱,暂时放下对死亡的恐惧,远离孩子的吵闹,只是单纯的作为一个女人被需要和呵护着。当一次次不可得后,她才注意到那道一直胶着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这样的目光太过离经叛道,却也让她深陷其中。清晨的微光中,她不顾一切跑向街角的Felice,将那个一脸受伤的美艳女子揽入怀中,就此沦陷……
      人的一生求什么,莫不过是安稳的生活,知心的爱人,噩梦时有人给一个温暖的拥抱,拍着你的后背柔声说:“没事的,我在这里。”然而战争中这一切又是那样不可得。在爱的名义下,他们擅自做着决定,Felice隐瞒了自己犹太人的身份,放弃了逃离的机会;Lili向丈夫提出离婚,跑去集中营看Felice……初初时不明白这份短暂的爱哪里有这样执着,但看完全片回头看似又合情合理,战争中的人哪个不偏执呢?死亡在左,她在右,曾生死相依过,谁又能忘记那些不知明天在哪儿而抵死缠绵的日子呢?
       在各种版本的宣传海报中,西班牙的这版我最喜欢。没有情欲,没有明显的女性主义情结,没有噱头似的Les情,战争的废墟背景中,苹果的那一抹艳红格外刺眼。给与爱是快乐,爱了就是爱了,值与不值得,谁能选择呢?

感谢某个劣质西班牙语的版本和翻译,第一次我看这部电影只觉得各种情节突兀和诡异。后来找来了德文原版DVD加上英文字幕,才发现差点错过了一部好片。很多人包括我一开始都不能理解这两人是如何相爱的,但由于电影是基于真实的故事改编的,所以其合理性是由事实做保障的,只看电影是如何表现这些事实的。

首先,这两个背景种族完全不同的人能相爱,一个可以为另一个抛弃生命,另一个可以为对方等候50年,她们两人一定是有很多不同于寻常人的特质,能强烈吸引对方的特质,并且这种吸引力在当时那种大环境下非但没有被抑制,反而被激发放大了出来。

Felice 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在影片的一开始,Felice和她当时的女朋友Ilse一起去听贝多芬音乐会。Ilse的内心独白是这样的:柏林空战开始了,但 ”All I had on my mind were Felice and her elegant perfume”。 后来Felice刚和Lily认识时,让Lily闻过她手上的香水味,Lily说很好闻,像是法国来的。影片中从Felice的着装打扮也可以看出,正如她的前后两位女友对她的香水的描述一样,她首先是一个很优雅的女人。其次,Felice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从她在危险环境中的各种镇定,为反抗组织传递情报,甚至是在影片一开始的音乐会中,防空警报响起,她不慌不忙的帮Lily找到眼镜,都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不怕冒险,更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人冒险的人。一个人如果具备了这两种特质,优雅而勇敢,其实已经足够俘获很多人的芳心了。而Felice还拥有一样更具杀伤力的武器,那就是浪漫。六十年前,诗人还是一个充满褒义的头衔,Felice就是一个诗人,浪漫是她赖以为生的天性。正是因为她的浪漫,她对Lily一见钟情,继而展开大胆的追求。

Lily 又是怎样一个人呢?首先她是美丽的,来自Felice初次见她时的评语:”very pretty”,以至于Felice都有点看呆了。(题外话:所以说啊,T和男人们都是外貌协会的,美丽的外表就好像爱情的基石一样,有它并不一定能盖起爱情的万丈高楼,但没它是绝不可能有壮丽的爱情。) 其次,Lily是一个十分渴望被爱又十分渴望爱人的人。即使是在结婚多年,已经有四个孩子的情况下,她依然乐此不疲的与情夫偷情,像个十七岁少女般紧张的等待着与情人相见。她缺少安全感,又渴望找到那种能令自己生命焕发光彩充满意义的爱情,并愿意为这种爱情付出一切。如果只是渴望爱情,也许Lily只能算作一个容易花痴的寂寞少妇。但她拥有强大的爱人的能力,无论是对她的孩子们,还是对Felice,一旦爱上,她是绝不松手的。Lily还有另外一点特别吸引Felice的,就是她的母性光环,这种光环是在长期照顾四个孩子以及丈夫的过程中形成的。而Felice偏偏是个恋母的人,由于父母的早逝,Lily给了她Ilse和大多数年轻女孩都无法给与的那种来自母亲的安全感。因此Felice会爱上Lily也就不足奇怪了。

综上所述,Felice和Lily各自都有十分吸引人的特质,而这些特质彼此又是相当互补的。Felice给与了Lily她所渴望的浪漫的轰轰烈烈的爱情,Lily回报给Felice义无反顾的等待和忠贞。而这种爱,在当时战争的恐怖环境下,反而显得格外动人和珍贵。战争都是男人们发动的,因此在战争中男人们的形象往往是古板和冷酷的,正像Lily与她的情夫和丈夫做爱时,她的表情是呆滞的,没有生气。因为男人就像战争一样,只想占有和征服,并不会去顾及女性的感受,更别说带给她们幸福。而女性则象征了战争的反面,她们是温柔的,抚愈创伤的。从这个角度看,这部电影不仅仅是一部Lesbian的婚外情故事,放在电影的大背景下看,它揭露了战争的冷酷和伤害,也歌颂了战争中人性所散发出的美丽光辉。战争毁灭了她们的生活,但战争也成全了她们的爱情。如果不是战争,也许Lily会像千千万万普通的德国家庭一样,与丈夫共同抚育孩子们成人,而Felice则会像个花心大少那样,爱了一个又一个。但是因为战争,Lily没有了能给她安全感的丈夫,而Felice的出现,让两人在危险动荡的岁月里找到了温柔坚定的依靠,为彼此的爱情付出了生命的承诺,这让她们的爱情显得格外珍贵和动人。

下面再说说一些情节上的东西。Felice和Lily在旅馆大堂的相遇,可以说是两人感情的正式开始。Lily当时正经历了情夫的背叛和侮辱,站在轰炸后的废墟中,她显得那样的孤立无措。就在这时,Felice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鲜嫩的苹果递给她。这简直完美隐喻了伊甸园中的故事,苹果象征着爱情的禁果,充满诱惑和危险。接下来两人的对话就显得有些突兀了,很难想象刚认识的两个人就会进行这样很私密的谈话,Lily问Felice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她的事情,并说出了自己这样做是因为“you have to live your life now”。前面说过了,Lily是个很需要爱和安全感的人,在她刚刚遭受打击之后,热情又体贴的Felice很快就得到了她的依赖。她说出了人要活在当下的见解,这跟Felice的人生观不谋而合。

接下来就是新年party了,Felice邀请了一帮女伴来给Lily过新年,所有人都在客厅里跳舞,除了两位女主。Felice此时非常喜欢Lily是毋庸置疑的了,爱热闹的她并没用加入到跳舞的人群中,而是站在Lily身边默默看着她,欲吻又止。而Lily的反应也是有点紧张的,她问,“why do you mean so much to me?” 电影这里在情节上缺少一些铺垫,以至于观众会觉得Lily的感情来的有点突然。在对Lily的一个访谈中,她承认自己在结婚之前就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只不过当时她并不懂这到底意味着什么。直到遇见Felice,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喜欢另一个女人:“It happened all of a sudden, It struck me like lightning, and suddenly I felt free; I knew who I was.” 如果能多增加一些两人在一起相处的戏份,关于Lily是如何被Felice吸引的,也许电影会显得更合理一些。

Felice此时内心也充满了犹豫和挣扎,一个犹太女子和一个德国军官的妻子,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不应该在一起的组合,更何况Felice已经在筹划着要逃亡国外。Felice离去后又回来,敲开Lily的房门,Lily说 “do not hurt me, please”, 她知道Felice喜欢她,这句话表示她也愿意接受Felice,但Felice却犹豫了,转身想逃开。这时Lily说 “if you go, I’d die”。是Lily的痴情,让她们的感情继续了下去。

关于两人的初次床戏:不同于大多数lesbian电影中欲仙欲死激情四射的床戏,这部电影的床戏显得十分谨慎。Felice温柔而小心的抚摸着Lily,而Lily则在不停的颤抖,她说:“It’s too much, Felice, it’s too much. I can’t stop trembling”. 颤抖不仅是因为紧张,更是因为激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情上的冲击(类似于高潮之后的颤抖)。不论之前Lily是如何喜欢上Felice的,影片虽然缺少交代,但在这里通过肉体上的反应,表现出了Lily此时感情上的状态已经可以说是被天雷勾动地火了。

Felice是一个缺少母爱的人,在唯一的亲人祖母被纳粹带走后,她在Lily怀中哭泣,是Lily作为一个母亲安慰着她,又作为一个情人对她一次次说 “I love you”。接下来两人顺理成章住在了一起,彼此给予对方最需要的,正如Lily说的,“自从你来到这里后,一切都有了意义,我为自己,为孩子,也为你感到骄傲 ”。同时Lily也说,Felice晚上总是睡不踏实,只有当她握着她的手安慰她,她才会安静下来睡去。Felice的浪漫与活力,体贴与温柔,都带给了Lily她那深陷战争泥潭的军人丈夫无法给予的幸福感。

接下来的情节让人对Felice有点小失望了。影片并没有想要美化和否认Felice是个花心T的事实。在Lily的生日会上她狂吻前女友Ilse,隔天在Lily宣布要和丈夫离婚后,Felice更是露出了“我只是想来玩玩儿没想跟你动真格的啊”这种表情。不可否认,浪漫热情的人都有这个缺点吧,激情热恋的时候并不愿意考虑责任感之类沉重的话题,更何况Felice作为一个犹太人时时刻刻都处于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状况中。在她们的事情暴露后,她不得不离开Lily,直到听说了希特勒遇刺身亡的消息,她高兴的狂奔到Lily家,以为从今往后终于不用再躲躲藏藏可以跟Lily光明正大在一起了。然而在Lily家却听到了希特勒还活着的消息。Lily不明白Felice为什么会突然消失,她误会了Felice。而Felice在听到希特勒并没死的消息,一下从希望的高峰跌入了绝望的深渊,于是再次逃走。

最后,为什么Felice选择了留下来而不是带着Lily一起逃走?这是唯一一个我无法从电影中得到完美解释的问题,打算去看了书以后再来update。可以理解的是她肯定不会丢下Lily单独逃走。当她回到Lily的公寓,看到Lily为她痴心等了这么多天,在战火中也不肯离去,她如何忍心抛弃Lily自己离开呢。在那样动荡的年代里,也许一离开就是永别。同时,在与同伴们商量逃亡的事情时,她也说了,万一被抓住遣返,那么就全完了。于是她情愿冒险呆在Lily身边,至少她获得了属于当下的幸福。

Felice和Lily都不是在爱情中完美的人,Felice的花心不定,Lily的神经质,但最终她们找到了彼此,在爱情面前勇敢而坦诚的接受了自己,接受了彼此,共同去追求幸福。幸福对于有些人来讲是很简单的事,对于Felice和Lily却是如此艰难,一个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一个人付出了五十年的等待,于是成就了这一段传奇。

本文由bwin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