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柱是个正剧,欲望的魔鬼

作者:影视影评

       卑劣的街头,卑劣的黑帮,悲剧的人生。柳河在这部作品中充分展示了欲望的可怕,可怕到淹没了人的幸福,乃至生命。
    炳斗和贤珠重逢的片段让人难以忘怀。尤其是KTV里炳斗凝望贤珠的镜头,分明从眼睛里看到了爱情之光、生命之光。那种对生命和未来充满期待的眼神让观影者都为之触动。只此一处,已足见赵仁成演技之高。而当炳斗转身离开,似乎已经向我们提前揭晓了悲剧的结尾。
    自始至终,岷浩似乎都是一个正直的人。可当导演梦摆在眼前时,欲望最后还是战胜了友情、承诺;炳斗以为他所谓的“家”能够帮他团结众兄弟,但最后终究抵不住欲望,就如同他最初杀死检察官和老大,虽然是为生活和命运所迫。
    当贤珠介怀炳斗的黑帮身份时,我仿佛看到了《美国往事》里狄波拉和“面条”的影子。当炳斗兄弟间欲望与背叛的接踵而至又让人想起了《艋舺》那段热血青春。
    欲望面前,爱情、友情、亲情、生命,一切都被撕得粉碎,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卑劣街头》里面,炳斗是悲剧结尾的。他死了,因为他活在适用丛林法则的黑she会,内心却还有善和对爱的向往。坏得不够透。

虽然电影最后剩下的人,会长、导演、宗秀都比炳斗更卑劣得多的样子,但他的悲剧不是在于他不够卑劣,而是因为他一直理解错了这个世界。

炳斗是一个单纯的人,甚至纯真。没有完整的是非观,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不完整的是非观里只有几件重要的事情:

1.一定要“出人头地”,

要照顾家人,要罩小弟,要拥有唯一爱的女人

怀揣着“出人头地”的梦想,和残缺的是非观,一步步被会长利用,越走越远。

“我需要什么,他需要什么”会长用这句话利用了炳斗,并且通过一次加强使炳斗从此坚信了这句话。

就像巴普洛夫效应一样。

会长给炳斗建立的逻辑是:下狠心/杀人———获得地位和金钱

主人公坚信了一种成功的逻辑(一种世界观),并且也靠着这种逻辑(世界观)走向了成功,并且最终死于这种逻辑(世界观)。

为了“出人头地”,坚信了错误的逻辑,又以极强的能力将这条路越走越远。

他忘了在那种以下犯上,弱肉强食人性卑劣的世界里,他自己也最终会被这种逻辑吞噬。

以为混得更好叫做照顾家人,但其实给弟弟做了坏榜样,母亲也不得安宁甚至生病。自己身在黑帮,仇家更威胁了家人的安全

以为出人头地有了钱就可以靠近爱情。从炳斗几次见贤珠的变化,刚开始是自卑的,但后来越来越有钱,也越来越敢主动靠近贤珠。说明他心里是认为自己没钱就没资格靠近贤珠,有钱就有资格。

但他完全没有发现他因为在黑社会越混越深,其实离贤珠越来越远。贤珠第一次同学会对他其实很热情,后面他有钱了是反而冷漠的。

他以为成功、出人头地就是要耍狠,要下得了狠心,要敢去做,为了出人头地,颠覆了最最基本的是非观,去杀了人。横心杀了检察官和老大之后,刚开始这种颠覆的是非观是不稳定的,残存的良知和本能的是非观折磨他,所以他很痛苦……

但到了后期,他越来越“成功”,越来越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这种颠覆的是非观越来越稳定,他也不再为杀人痛苦甚至春风得意,几乎要大力弘扬自己的种种价值观了。 炳斗对珉浩

一开始珉浩来找他,他就很欣喜。可能混黑帮的孤独吧,期待友情。

所以才会被珉浩利用。可惜他掏心掏肺以为是友情,不够是对方追名逐利的利用。

本文由bwin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