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鲜类型片的普适价值,一部反击黑社会社会

作者:影视影评

       今儿要和大家说的这电影很有点意思,虽然结构安排、表现方式和文化气息迥异,但怪的是我在看的过程中却能时不时闻到《教父》的味道。亲自赏阅或是被安利过《教父》的看官肯定不少,想来也知道,电影里马龙白兰度那个絮絮叨叨的形象,和诸如我伦《以父之名》之类衍生感官产品的暗黑高冷画风其实并不符合,想来还是姜文在看了个开头之后就因为这人物的表现方式乐得找不着北之后,盖棺定的“优雅的怨妇”之论,最是忠实于电影原本的表现意图。想我年少无知的时候,还不理解一部电影选择走心和选择走肾上腺的本质区别,居然还嫌弃过《教父》步调缠绵不给劲,真是不解风情到了极点。

图片 1

       今儿这电影,很有点像把《教父》这样的思想诉求放到韩国电影的本土化叙事策略里去打磨所呈现的结果。对南韩全无好感如我,也不得不佩服韩国电影人在进行作者表达时的独立性和客观性,这种对艺术追求的强硬形成了韩国电影即使类型、风格甚至创作目的都不同时,也可以作为一个整体所共有的底气。这种底气,技术的成熟当然功不可没,但更多地是来自于奇葩审查尺度下完全的题材解放,在此基础上,基于本国文化的类型电影在叙事和自我表达上的探索创新才成为了可能。这种底气,很遗憾,不是几部剑走偏锋地消费敏感社会题材的作品就能培养出来的觉悟,姑且不论其创作动机——在电影这个领域,我们只能祝愿,在我们这儿“你懂的”审查制度下举步维艰的零星几个独立电影人能坚持到该松口的那些人松口的那天,否则,我们要赶上韩国,恐怕不光是时间问题。

珉浩啊,这次你一定要拍出具有黑帮精神精髓的电影啊!

       撇开因为自惭形秽而发的那些牢骚不谈,我们依旧要感谢《教父》创造的伟大的艺术诉求和思想内核在黑帮电影乃至所有类型片中的普适价值,以及韩国电影出色老练的叙事手法,让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卑劣的街头》。


       《卑劣的街头》是柳河2006年的作品,是其成名作《马粥街残酷史》两年后的作品。主演赵寅成,在片中演一个活得像你我一样憋屈的黑帮小头目,因为收到生活压迫而不得不做出极端选择,却最终被卷进欲望的大池沼里脱身不得、陷溺至死——这个角色赵寅成是下了功夫的,卯着劲呢,眼睛里都是戏,肢体神态都能充分映射人物,很是佩服。导演柳河是诗人出身,不难理解对普通人边缘化生活状态的探索和对欲望的好奇始终是他电影里永远的主题。

上面那句话,是剧中男主角炳斗对做导演的好友讲的。

       电影其实并不复杂,赵寅成演的黑帮成员柄斗,背负着沉重的生活压力——多病的母亲、问题少年弟弟、需要学费读书的妹妹;在组织和团队里处在尴尬的位置——二把手的助手;能力得不到重视又不能将控诉宣之于口——二把手为了平衡助手间的势力,往往状似无奈地做些不公平的安排。这种既生活化又边缘化的人设,简直是随便拨弄一下情节走向就能分分钟引爆电影高潮的节奏,就差把戏剧冲突4个字写在自己脑门上了——柳河还嫌不够,还要给柄斗安上孝义两全、重情念旧的属性,这种种带感的设定以极高的效率交代完毕,心痒的同时竟已经因为知道柄斗注定不能善终而有些不忍了。

但我个人认为这句话是本片导演柳河给自己的独白。

       电影的故事发展在情节上其实并没有什么惊喜:因为拆迁,家人即将面临露宿街头的命运,柄斗作为长子,在此求变之机,慌不择路地选择帮组织里的一把手干掉检察官以求庇佑,换来暂时的安定之后,因为见疑于自己的大哥而不得不先下手为强干掉了他,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地干了些穷凶极恶的事,却因为情感激荡之时太过信任自己当导演的初中好友,招致一把手不满,最终死在自己亲手带的小弟手里,讽刺得像是一个轮回。
故事情节看似三流,要命就要命在柄斗一边死皮赖脸伤天害理的同时,一边还在喂妈妈吃药、给妹妹送手机、在KTV听着心爱的姑娘唱歌眼泛泪光;有血有肉也就算了,更要命的是,在经历过他消费不起的那些美好之后,他再次作恶的时候,犹豫了——不论一开始柄斗在看客心里留下怎样负面的印象,当他随着剧情进展变得越来越生活化,我们的代入感也在慢慢加强,等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刹那,甚至会觉得屏幕上的人变成了自己。那种感觉,就像是看大话西游的时候被“他好像一条狗”冷不丁激出一身冷汗,也像《三体》里罗辑想象中的爱人没来由地对他笑了一下时的惊愕——故事可预见的悲剧性渐渐确定时,发现自己居然TM成了迎接悲剧的主人公。

剧中珉浩拍出的电影是否具有黑帮精髓不得而知。

       如果说看似三流的故事情节表达的还是最浅显的关于欲望累人的思想的话,不厌其烦地把柄斗塑造成生活化人物的目的,想来就是在此思想基础上再加工了——肮脏的暴力源于欲望,而欲望,却是源于我们对美好东西的珍视;对美的需求,导致了丑陋的诞生。当我们最终达到这一层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了自我代入的过程,情绪到位,节奏刚好;导演没有自私地用自己的情感偏好去美化或批判黑帮、暴力这些敏感的社会因素,而是把这些东西变成中性和工具性的,去探讨更本质化的东西——客观真实,本来就是韩国电影最自负的表现方式。

但可以肯定的是,本片【卑劣的街头】确实深得黑帮精髓三味。

       《卑劣的街头》最高明的地方也正在此。它并没有愚蠢地去操纵看客对于欲望的态度,而是重点引导对于欲望的再思考:欲望既和美相关,也和丑相关;我们抗拒它的同时也在肆意消费它,我们的生活就是由它维持的。这个过程中,电影人的自重和对观众的尊重,是让这种思考得以流畅进行的原因;而这种思考本身的吸引力,就是这部电影最大的魅力。

黑帮电影一向是犯罪题材类型片里的宠儿。

       最后,带着武侠情结来安利一下柄斗这个人物,反正如果我们身处环境的客观性是为共识的话,对于人物的评价也因为全然主观而没有现实意义了,我也就可以任性地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

它们展示了在我们共有的美丽蓝天白云下,还存在着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在满足了普通人的猎奇心理同时,也警醒着人们反思黑暗的源头。

       在我的观影过程当中,柄斗就好像变成了樊一翁、温宝、童百熊这样的人,允许自己出身黑道,但在认清不美好的世界之后,还坚持不做没有原则的流氓。如果是气可吞山河、力足以济世的个人英雄有这样的坚持,那当然是无趣的;可正因为是普通人有这样的坚持,所以故事才变得有意思起来,锁在类型片特定节奏里的故事,才有了思想层面的普适价值。

【卑劣的街头】是一部2006年的韩国电影。本片获得了当年韩国最大的电影奖项青龙奖的三项提名,分别是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最佳新人男演员。男主角由【赵寅成】出演。其成名剧集【巴厘岛的故事】相信是很多女性心里的经典之作。本剧最出彩的演出当非赵寅成莫属。把一个对敌人凶狠残酷却又非常照顾家人,并且对兄弟情深义重的底层流氓混混形象演绎的活灵活现。尤其是影片开头部分他去欠债人家里讨债时,脱光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手还不时往内裤里抓一抓,完了放在鼻子上闻一下。完全颠覆了【巴厘岛故事】里的财阀公子高贵形象。演技大赞!

       对我来说,这是最无望的现实描写,也是最张扬的理想主义。

图片 2

影史上的黑帮电影有很多,其中不乏经典之作。例如美国的【教父】香港的【黑社会】等等。有别于它们的是,本片以黑帮组织架构里面最底层的街头小混混为视角,在展示黑帮精神精髓的【黑】之余,还通过男主角的家庭背景,日常生活,和爱情层面来侧面加强烘托出这一人群的无奈,寂寞,以及悲哀,达到反黑帮之核心目的。

【卑劣的街头】主要讲的是男主角炳斗为了生存加入黑帮每天讨债看场子过活。某次他在黑帮火拼中用命打下的功劳却被不公的老大把胜利的果实给了别人。家庭经济的越来越窘迫逼得顾家的他不得不铤而走险,接受社团老板的要求:除掉某个检察官。之后他为活命又只得狠心做掉了猜忌他的老大。然而,炳斗残存的纯真人性让他对黑帮这种尔虞我诈的残酷血腥斗争生活感到痛苦迷茫。尤其是一次聚会巧遇初恋之后,在美好的感情衬托下,这种痛苦被进一步放大。终于在酒醉后,他把这些重压释放告诉了做导演的好朋友珉浩,并开始认真考虑退出黑帮和初恋过正常生活。可惜的是,珉浩最终为了自己的利益告发了炳斗。

影片的最后,炳斗在夜晚的街头像一条野狗般被想上位视为家人的兄弟出卖杀死。他和他的家人之爱,兄弟之义,初恋之情,一起随风消逝在卑劣的街头。

本文由bwin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